头铁得快秃了

随时爬墙
大薛,鬼使白黑,白魏不逆
没有主产,产粮看心情
有只松鼠
超可爱的诶嘿嘿

嘤嘤嘤我不想写同人文
我想自己亲自干他嘤嘤嘤

大薛/隔着纸巾亲吻你

自己给自己的点梗
您的好友狗血烂俗欧欧西写手已上线。
请勿上升真人
双向暗恋上升为社会主义兄弟情(bu)
剧情没有逻辑,思维混乱情况下弄出来这么个玩意儿
谢谢您观赏

大张伟宁愿这个吻从不曾发生过,或者——嘴唇之间应该隔着什么,让两颗都溢出爱意的心脏也冷静一下,炽热的感情灼伤了双方,在心里烙上对方的名字,一起相拥着坠入爱河。
太激烈了。
唇舌相交,大张伟扣住薛之谦的后脑,加深着这个黏黏糊糊的吻,薛之谦的双臂攀上大张伟的脖颈,热情地迎合着对方。两人在灯光昏暗的房间里吻得难舍难分。
吻结束时,两人的脸都红得透透的了,喘着粗气,不敢看对方的脸。

“那个,薛、薛老师啊。”大张伟结结巴巴的,只敢看着薛之谦的脚面。
薛之谦低着头,嗯了一声,期望着大张伟能说出什么带有“爱”等字眼的句子。

“其实吧……您踩着我的脚半天了。”

……
薛之谦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憋死。强压下想踹对方腰部以下大腿根以上部位的冲动,挪开了自己的脚。
大张伟看他那委屈样,咧嘴一乐。

“您抬下头。”

薛之谦照做了。
大张伟抽出茶几上纸抽盒里的一张纸巾。
然后冲着薛之谦傻乐。
薛之谦看着大张伟满脸的褶子愣了下。

一张纸巾被盖在了薛之谦脸上。
然后薛之谦觉得嘴唇传来温热的触感。

没有声音的一个吻。

“那个啥,薛老师,咱两情相悦啊。”

薛之谦听到这样一句话。

隔着纸巾的告白。
隔着纸巾亲吻你。

                                                      ——END

鬼使白黑/ABO/囚鸟(下)

衔接上文,依旧鬼使白视角,欧欧西严重……短小。

囚鸟,总会飞走的。
从那天后,直到婚礼,他一直都在躲着我,我也没主动找他,不过我改主意了,不等他结婚了,现在就走。

其实说走,就是不想浪费阎魔给我放的那几天假,去哪呢?干脆把年假也休了吧,去国外待几天,权当旅游散心。

我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出去,没什么孤独的感觉,我不矫情,只是这次,心里有点空落落的,或许我丢了什么在这吧。

飞机上很安静,很容易让人想起以前的事,昨天的荒唐,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可笑,伤害了他,也让我自己有内疚的感觉。两败俱伤,何必呢?

不想这些啦,好好休息休息吧……

啊,该走了,机场好多接机的啊,等等那是……黑?哦,我认错了,黑,再也不会接我了。

这是第几天了?哦,第三天了,三天……度日如年啊……出去走走吧,顺便把今天中午的饭解决了……

不得不说啊,这地方的风景不错,适合散心。

等等这是谁?

“黑?”我试探性地问了句。

“白。”

他笑了,我亦是。

                                                         ——END.

鬼使白黑/ABO/囚鸟(中)

码字码到手酸……真佩服我自己……
依旧是鬼使白视角,有小破车,有捆绑play,虽然没多少……
走链接,丢评论。

https://shimo.im/docs/B6MNR5rKxSYYEls8

鬼使白黑/ABO/囚鸟(上)

写到一半才发现自己写的是ABO设定……
白第一人称视角,对不起我真的压抑不下去……
依旧有病的文风,懒癌拖更患者的文怎么可能好……
人物属于阴阳师,欧欧西属于我(我真的尽力了各位大佬)
自割腿肉真难吃,凑合看吧,有后续的,后续是车。
走链接,链接丢评论。

https://shimo.im/docs/w7obXiodCiAQHNA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