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铁得快秃了

随时爬墙。
大薛,鬼使白黑,白魏不逆。
没有主产,产粮看心情。
家里有只松鼠,
超可爱的诶嘿嘿嘿嘿

我不禁用低沉的声音骂道:“Shift”

我死了!!!我死了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疯辽
他们怎么这么好
我还能嗑一万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莱鹭/kill my love

为拉郎抹黑的一篇文
思维混乱时弄出来的玩意儿
文笔辣鸡剧情烂,欧欧西到爆并且不甜
谢谢您观赏

小路尽头的孤儿院里住着一群孩子和一位高大的树先生。

以前是只有他们的。

最近多了一个次树先生还高的机器人先生,颜色还是小蜜蜂的配色。

机器人先生一周就要去一次,每次都要和树先生在院子里单独待好久好久,然后总会被孩子们打扰。

而现在树先生正和机器人先生一起坐在树荫里,看着莉莉娜追着一个小男孩跑。

树先生的目光总是温柔的,灰色的瞳孔里似乎随时盛满了月光,批评孩子时,眼神也没有那么严厉,当孩子承认错误后,叹口气,眼里又挂上一汪清水,用温柔的口吻告诉孩子不能再犯。

孩子们很喜欢那双眼睛。

机器人先生也是。

机器人先生无法理解树先生眼里的温柔,所以总是只听对方的声音。

两人经常就那么坐着,时不时聊几句,然后浪费掉一下午的时光。

而现在——

紫色的结晶体几乎覆盖了树先生整张脸。

树先生用仅存的理智请求机器人先生了结自己。

机器人先生同意了。

在机械刺进树先生胸口时,机器人先生感觉自己那个从未有过的名为“心脏”的地方被人狠狠刻下了树先生的名字。

机器人先生以前从未有过那种感觉。

一切如常。

只是机器人先生在每个悠闲的下午,总会坐在已经荒凉的孤儿院里望着院子,似乎那些孩子还在那里,树先生还在身边。



                                          ——END

不要说了我爆炸
某个太太的发薛太他妈棒了呜呜呜呜
我疯狂安利
请一定去看看墨太的文啊!!!!!!
我疯辽

大薛/小骗子

前几篇文和这篇可以看做同一时间线
对前文感兴趣的朋友请看在下主页(滚吧谁会对你这个垃圾感兴趣)
依然是欧欧西严重
剧情垃圾文笔差
不甜预警
谢谢您观赏

薛之谦还没从喜悦中缓过劲,就在电视上看到了说自己已经结婚了的张伟。
薛之谦一下呆住了,他忽然想起张伟满脸褶子叫自己薛老师的样子。
那撮绿毛曾经无数次出现在自己的梦里,而现在小绿毛跟一绺小黑毛勾搭上了。


张伟也离开了。


孩子出生的前一周,两人还曾见过面,在酒店房间里喝得烂醉。


张伟清晰地记着那天晚上薛之谦喝多之后的那双眼睛里呈着多少月光。
薛之谦一杯倒,可在普通朋友前也是有分寸的,固然不会醉,而奈何对方是大张伟,薛之谦放下了全部武装,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一杯一杯地喝,一句一句地倾诉。
等到薛之谦说完了一大段话,抬起头,看见的是张伟的眼神,张伟笑着看他,可薛之谦从那双眼睛里看见了无奈,与深深的无助。

薛之谦突然沉默了,嗓子干涩得说不出话。


张伟见他不说话了,举起自己没动过的酒杯,就像是好几年前初次跟薛之谦见面一样地叫他:

“薛老师。”


薛之谦鼻子酸的很。


张伟撑起一个大大的笑脸,把眼睛眯成一条缝,似乎这样就能遮挡眼里的水光。



“薛老师,我祝您俩,”张伟的少年音发着颤,“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说完,一杯酒下肚。



张伟扬起头,看着头顶昏黄的灯光。
刚才那两个词用尽了他一生的力气,他来之前想了许多,甚至想吻住薛之谦的嘴,把他的唇咬出血,然后质问对方之前的一切是否是自己的幻想。

可最后只是说了句这个。

真他妈憋屈。



薛之谦在张伟说完话后就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

他不敢抬头,不敢看见张伟。
他怕自己再犹豫。



张伟也不敢看薛之谦,那双眼睛太会骗人了。


可自己爱那双眼睛爱得不行。


所以啊——

“小骗子。”


张伟终究没有质问薛之谦,他狠不下心。
薛之谦狠下了心,离开了张伟。





渐行渐远。

       

                                                    ——END


大薛/褶子

*瞎编的,没有商演
*时间线很迷,不妥删
*几乎没有逻辑
*欧欧西严重预警

大张伟其实跟薛之谦在很久之前就见过面,那时候花儿还没散,都还在台上一起蹦跶,燥得很。

那是个商演,两个人的头发都打着三斤发胶,在后台缓着气儿。

薛之谦带着黑围脖,刚从台上下来,汗从鬓角慢慢向下滑,在锁骨处打了个转,最后在短袖上留下一个小点,消失不见。

大张伟看着那滴汗最后出现过的地方,咽了口不存在的唾沫,转过脸笑嘻嘻地冲朋友插科打诨,用余光发现薛之谦正带着笑看着他这边,非常自然地走到那边,一口一个薛老师地叫着,薛之谦被他逗得笑出了声,大张伟看着那人嘴角上扬的弧度,也笑出了褶子还不自知。

他们俩当时只是点头之交,自从那之后虽说交换了下电话号码,也没怎么联系,也就逢年过节互相问个好,说几句客气话。

直到花儿散了。

那天薛之谦主动给大张伟打了个电话,接通后就是一阵沉默,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薛之谦想说出口的问候噎在喉咙里,嗓子干涩的发疼,嘴唇张了又合。

最终还是大张伟先开的口。

薛之谦终究没说出想说的话。

两个人从那通电话之后就把互相的电话号码压在了通讯录的最底层,不删掉,也不拨打。

大张伟在那之后的几年里都没看见过那个试图安慰自己的小孩儿。

——明明跟自己同龄来着。

——怎么就看不出来他比自己还大一个月呢。

薛之谦的笑颜似乎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大张伟跟着笑起来,抬起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自己一笑就满脸的褶子。

他忽然找到了原因。

时过境迁,当大张伟的经纪人告诉他有个叫薛之谦的小孩儿再次出现在舞台上,并且要跟他上同一个综艺时,大张伟几乎是立马就接了那个通告,并且还提前到了录制城市。

录制当天,大张伟刚打理好自己的绿毛,扭头看见薛之谦笑着看他。

他也冲他一笑。

大张伟录得心不在焉,虽说依然带动着现场气氛,但眼睛一直往薛之谦那瞟。

到了两人互动的环节,俩人的眼睛都盯着对方。
黏黏糊糊地仿佛一对情侣。主持人在间歇期间这么说。

大张伟正坐在台下喝着水,听见一句带着笑的称呼:

“张伟哥。”

大张伟当时就笑出了褶子。

                                               END(大概)

大薛/隔着纸巾亲吻你

自己给自己的点梗
您的好友狗血烂俗欧欧西写手已上线。
请勿上升真人
双向暗恋上升为社会主义兄弟情(bu)
剧情没有逻辑,思维混乱情况下弄出来这么个玩意儿
谢谢您观赏

大张伟宁愿这个吻从不曾发生过,或者——嘴唇之间应该隔着什么,让两颗都溢出爱意的心脏也冷静一下,炽热的感情灼伤了双方,在心里烙上对方的名字,一起相拥着坠入爱河。
太激烈了。
唇舌相交,大张伟扣住薛之谦的后脑,加深着这个黏黏糊糊的吻,薛之谦的双臂攀上大张伟的脖颈,热情地迎合着对方。两人在灯光昏暗的房间里吻得难舍难分。
吻结束时,两人的脸都红得透透的了,喘着粗气,不敢看对方的脸。

“那个,薛、薛老师啊。”大张伟结结巴巴的,只敢看着薛之谦的脚面。
薛之谦低着头,嗯了一声,期望着大张伟能说出什么带有“爱”等字眼的句子。

“其实吧……您踩着我的脚半天了。”

……
薛之谦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憋死。强压下想踹对方腰部以下大腿根以上部位的冲动,挪开了自己的脚。
大张伟看他那委屈样,咧嘴一乐。

“您抬下头。”

薛之谦照做了。
大张伟抽出茶几上纸抽盒里的一张纸巾。
然后冲着薛之谦傻乐。
薛之谦看着大张伟满脸的褶子愣了下。

一张纸巾被盖在了薛之谦脸上。
然后薛之谦觉得嘴唇传来温热的触感。

没有声音的一个吻。

“那个啥,薛老师,咱两情相悦啊。”

薛之谦听到这样一句话。

隔着纸巾的告白。
隔着纸巾亲吻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