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铁得快秃了

家里养着一只松鼠哦
特别可爱那种
不会发出来的死心吧
毕竟不是真正的松鼠嘛
不常上线,嗯,就这样。

不是所有矮攻都是小奶狗或者小狼狗……
中华田园犬,柯基,吉娃娃,哈士奇,法斗,沙皮……
了解一下?
身高差也不适合所有人……
弯腰才能亲到自家哈士奇
内心复杂

我永远喜欢玉藻前

主线要出爸爸的了?
我打爆(?)

鬼使白黑/ Good night, my love.

之前的脑洞,有很大出入,修改了很多,欧欧西注意
有撒旦X黑性行为注意
bug超多注意
走链接,丢评论

https://shimo.im/docs/UrcmxJAFNvc0RdPG

鬼使白黑/囚鸟/番外

嗯没错,又是我,我又回来了,具体原因请看主页。
每次发文都欧欧西到爆炸,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不要问我为啥白只是说让黑叫他白,而不是一把扛起扔到床上然后酱酿,我实在想不出来那个画面,那样的话欧欧西就有点太过分了(闭嘴你写的玩意儿啥样你心里没点X数吗)
依旧短小,接囚鸟的番外。
嗯,就这样。

“哎哎哎——别抢我人头啊!我去,抢完人头还送了一个,弟你见过这么坑的吗!”沙发上,黑边打王X荣耀边吐槽队友。

白很明显没听到,专心做饭。

“弟弟?”黑没听到白的回答,又叫了一声。

“所以适量到底是加多少……”白一手拿着菜谱,一手拿着调料,喃喃自语。

黑刚放下手机,移动到白的身后,就看见自家弟弟貌似在学着做饭但是却被调料到底该放多少这样一个初学做饭的人都会问的问题难住了(艾玛打这段字的时候自己都累),于是,选择了让白自己想这个问题并且缓缓向白靠近,踮起脚,抬手搂住了白的脖子(身高差其实我并不清楚)。

“弟弟你在学做饭吗?”把头搭在白的肩膀处,呼出的气息让白有些痒。

白其实吓了一跳但是表面上装的十分镇定甚至菜谱都没抖一下(打这段字时我跟着说结果差点喘不上来气),点了点头,眉头微微皱起,也不知是因为调料,还是因为黑的那声“弟弟”,或者两者都有吧。

“其实弟弟你不用学做饭的啊,我会做就行了呗。”黑没有自觉性一样,还是一口一个弟弟地叫着,叫得特干脆。

白放下菜谱和调料,揉了揉黑的头。

“那你养我啊?”半开玩笑的语气

“好啊,哥哥本来就该养弟弟嘛。”

本来白只是说了句玩笑话,结果黑一脸认真地回答了,而且开口又是一张弟弟卡。

白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些习惯,啊呸呸呸,怎么可能毫无波澜。

“黑。”

“啊?”

“以后叫我白吧。”

“好啊。”

然后,黑笑了,像天使一样。

鬼使白黑/ABO/囚鸟(下)

衔接上文,依旧鬼使白视角,欧欧西严重……短小。

囚鸟,总会飞走的。
从那天后,直到婚礼,他一直都在躲着我,我也没主动找他,不过我改主意了,不等他结婚了,现在就走。

其实说走,就是不想浪费阎魔给我放的那几天假,去哪呢?干脆把年假也休了吧,去国外待几天,权当旅游散心。

我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出去,没什么孤独的感觉,我不矫情,只是这次,心里有点空落落的,或许我丢了什么在这吧。

飞机上很安静,很容易让人想起以前的事,昨天的荒唐,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可笑,伤害了他,也让我自己有内疚的感觉。两败俱伤,何必呢?

不想这些啦,好好休息休息吧……

啊,该走了,机场好多接机的啊,等等那是……黑?哦,我认错了,黑,再也不会接我了。

这是第几天了?哦,第三天了,三天……度日如年啊……出去走走吧,顺便把今天中午的饭解决了……

不得不说啊,这地方的风景不错,适合散心。

等等这是谁?

“黑?”我试探性地问了句。

“白。”

他笑了,我亦是。

                                                         ——END.

鬼使白黑/ABO/囚鸟(中)

码字码到手酸……真佩服我自己……
依旧是鬼使白视角,有小破车,有捆绑play,虽然没多少……
走链接,丢评论。

https://shimo.im/docs/B6MNR5rKxSYYEls8

鬼使白黑/ABO/囚鸟(上)

写到一半才发现自己写的是ABO设定……
白第一人称视角,对不起我真的压抑不下去……
依旧有病的文风,懒癌拖更患者的文怎么可能好……
人物属于阴阳师,欧欧西属于我(我真的尽力了各位大佬)
自割腿肉真难吃,凑合看吧,有后续的,后续是车。
走链接,链接丢评论。

https://shimo.im/docs/w7obXiodCiAQHNA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