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铁得快秃了

家里养着一只松鼠哦
特别可爱那种
不会发出来的死心吧
毕竟不是真正的松鼠嘛
不常上线,嗯,就这样。

鬼使白黑/ABO/囚鸟(下)

衔接上文,依旧鬼使白视角,欧欧西严重……短小。

囚鸟,总会飞走的。
从那天后,直到婚礼,他一直都在躲着我,我也没主动找他,不过我改主意了,不等他结婚了,现在就走。

其实说走,就是不想浪费阎魔给我放的那几天假,去哪呢?干脆把年假也休了吧,去国外待几天,权当旅游散心。

我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出去,没什么孤独的感觉,我不矫情,只是这次,心里有点空落落的,或许我丢了什么在这吧。

飞机上很安静,很容易让人想起以前的事,昨天的荒唐,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可笑,伤害了他,也让我自己有内疚的感觉。两败俱伤,何必呢?

不想这些啦,好好休息休息吧……

啊,该走了,机场好多接机的啊,等等那是……黑?哦,我认错了,黑,再也不会接我了。

这是第几天了?哦,第三天了,三天……度日如年啊……出去走走吧,顺便把今天中午的饭解决了……

不得不说啊,这地方的风景不错,适合散心。

等等这是谁?

“黑?”我试探性地问了句。

“白。”

他笑了,我亦是。

                                                         ——END.

评论(4)

热度(56)